Product was successfully added to your shopping cart.

創業故事

为陶,不辞艰难;爱土,不负初衷

陶作坊创办人 



:家庭背景,牵起与土的缘份

对於陶作坊创办人林荣国而言,童年是清贫而困苦的。「散赤到被鬼走抓」这一句台湾俚语足以表达儿时家境的窘况。

也正因为物质不丰,成全林荣国与土的命中注定。在耐火砖厂担任机工师傅的父亲,让林荣国有了机缘与土亲近。

 

耐火砖的原料是土,各种的土。儿时的林荣国顽皮地将土搭配丶搓揉成一颗颗的「土弹珠」,与玩伴比谁的弹珠更硬。身形相对娇小的他,从来没在游戏里落後过,更引起他幼小心灵的好奇:「土里面有甚麽神奇的东西?为什麽可以捏成各种样子?」

 

经济条件的不足,并未阻断林荣国学习的热忱。凭着不肯认输的心态与绝佳的执行力,顺利考上台湾师范大学工业教育学系,再续与土的缘分。也遇见他的陶艺启蒙恩师──吴让农老师,埋下日後创业的种子。


大学四年浓厚的学习氛围,师生间从早到晚,频繁地切磋琢磨,不仅滋养林荣国的陶艺基础,亦激起内在对於陶瓷的狂热,「练土丶揉土丶拉坏丶塑型丶调配釉药」等几个步骤反覆试验。即使在品牌创立的後来,这些过程依旧由衷实在,倾注林荣国生命与精神的全部。

 

继:潜心学习把握机会,练就一身做陶本领

吴让农教授,台湾陶艺先驱,对於近代陶艺的蓬勃发展,可说是功不可没。

 

「艺术家的浪漫,科学家的严谨。教学非常细致有耐心,当他的学生,是幸福的。」曾在大学受教於吴教授的林荣国如此缅怀先师。

 

技艺名列班级前茅的林荣国在吴让农老师的引荐下,参与了大大小小与陶艺创作有关的活动丶职务与比赛,或者可以说,为了做陶动身启程,不计报酬,不吝远方。

因负责文建会陶瓷博物馆委托案,跟着兰屿达悟族妇女上山取土,再从旁观察如何以传统方法制成素朴土瓮,追想记录陶器的滥觞;在工业设计教授的带领下,实际设计与规划淡金公路名噪一时的「飞碟屋」,沸腾青年林荣国热爱挑战与创新的血脉。


期间也曾到莺歌陶瓷厂实习及东方艺术陶瓷公司兼差。

「林荣国,这个你可以做出来吗?」经理拿着椭圆形的咖啡杯探问可能。

 

「我可以。」林荣国骨子里窜流的叛逆因子,让每一种可能都必须要是可以。即使,他根本不会做椭圆形陶器,唯一可溯及的经验,是大学时代曾经获奖的马桶造型工艺设计。

好几个晚上的挑灯夜战,以工厂为家,孜孜不倦地研究陶瓷收缩比率。在公司前辈感於他的用心而协助下,有机会到其他工厂观察记录并摸索出椭圆形石膏模的制作诀窍,终於顺利解决一大难题。

 

变:放弃稳定的教职生涯,做起摆地摊的大事业

「要立志做大事。」国中时期从课本上读到的至理名言,从此铭刻在林荣国心中。在面临许多人生关卡与转折时,总以此做为抉择的方针。

命运决定了人生的风景,而不屈不挠的性格成就林荣国的命运。他决定干一件比当老师还要大的事情,他要丢了教职的铁饭碗,他要创业了。

 

1983年,万人空巷的「星星知我心」连续剧热播,具有人文情怀的新锐导演电影「小毕的故事」获得金马奖最佳剧情片。

这一年,林荣国夥同四个朋友凑了一万元为租来工作室买了辘轳,准备开班授课,陶作坊前身「陶屋」就此诞生。

 

没有资金馀裕的创业,只能靠着赤手空拳拼搏理想。不管是搭建工作桌丶铁架,甚至是焊接电窑及木制电表箱,都得自己来。「学以致用」都是在用时,才知道岁月累积了什麽。林荣国大学时期修习过电工专业,如今也派上了用场。

 

 

陶作坊创立初期的保证书落款

陶作坊创立初期之名片,陶字由创办人亲手写就。

三十年的木制电表箱。为创办人始业之初,以手工自制的电

窑控制设备。一路伴随团队成长,见证陶作坊由工作室到文

创品牌的茁壮成长史。

企业创立前之第一个工作室:陶屋。照片为陶屋成员合照。

 

在筚路蓝缕中成婚的妻子刘巾英女士,同时亦是一位春风化雨的国中辅导老师,用台湾女性特有的坚毅与温柔特质,陪伴林荣国走过创业维艰的日子。「担心家里没有钱」的低迷气氛一直是林荣国心中无法放下的歉意。陶作坊三十四周年生日庆主题是「牵成」,创办人林荣国紧紧牵着夫人的手一起挥毫这两个字,感谢众人的支持,其实也正是感谢身边的「牵手」一路走来,无怨无悔。

 

1984年,创业後的第二年,陶屋迎来现实残酷苛刻的打击,没钱了。

 

付不出工作室房租的团队只能解散。林荣国将设备买下,搬回南港家中成立个人工作室。单打独斗更加没有退路,白日抓紧时间采土丶拉坯丶修坯丶烧窑,夜晚则在街头摆摊。曾经是讲台上受学生景仰的老师,在生活与理想的步步进逼下,必须把握亲近市场脉动的机会,不能有丝毫犹豫。

企业创立前之第二个工作室,位於台北市南港区。


萍水相逢知己。一位气质优雅的女子翩然来到摊位前,二话不说放下五百元大钞,买下林荣国「地摊货」中的高价类均窑小花器。虽然来不及向女子道谢,但直到现在,他都还心存感激。那份交付全心创作後,被肯定的滋味,鼓舞了他继续创业的动力。

 

「当你真心渴望某件事,整个宇宙都会联合起来帮助你完成。」

林荣国说那位女子是天使,如果有机会,一定要当面道谢。或者上天真的感受到一位创业者的奋战不懈,派来了天使吧。

 

林荣国创业初期的器物创作,已经着眼於改善大众生活;不过还未跨入「茶文化」的范畴。这只手作的「花器」,有着浓厚的陶艺风格。

由林荣国亲手拉塑的素烧陶制花器果盘。俐落而富於趣味的侧面线条,是手拉坯陶器作品常见的特色。

图为烧水壶的初代原型,壶钮丶平壶底等细节,已可见基於使用者实用考虑的巧思;提梁还是由藤编制成,而非日後上市商品的烧折竹根。

 

器生好茶:十年开疆辟土,十年韬光养晦成就台湾茶器品牌的天时地利


1988年,从大学开始投入陶艺领域十年後,林荣国创作一把名为「101」(思源)小壶,正式站上用台湾土让世界喝好茶的起点。

 

思源壶
陶作坊第一把小壶,是创办人林荣国於三十多年前初试茶器领域的作品。

 

这把小壶不再以宜兴土料为尊,采用台湾在地土,突破「三点一线」的型制,考量提升茶汤保温性,更加合乎人体工学,大胆呈现「三点不平」丶壶把上缘较窄的造型。使用时仅能以拇指及食指轻轻捏起,使行茶姿态更为优雅流畅。

 

追及既往,与茶器的相遇来自品牌创立後一段漫长而辛勤的求索,也因为这段历程,才更踏实了陶艺与茶领域的不解之缘。

 

80年代是台湾茶艺蓬勃发展的时期,茶艺馆如雨後春笋林立。烹茶品茗在时代的推移与茶人提倡下,提升到了生活美学丶艺术文化的层次。演变至今,是许多知名茶品牌的年轻化与壮大规模,而永康街的人文茶馆独树一帜,成为国内外游客必访胜地。

 

因缘际会开始触及茶具领域的林荣国,在领略宜兴壶的基础上,极有天赋地参透小壶的制程。然而宜兴壶名满一时,让采用苗栗土创作的小壶乏人问津。

林荣国很快地改变切入茶器领域的角度,观察当代使用者需求与社会脉动,创作搭配茶壶的器具及同心杯丶易泡壶等便利性茶具,成功打开茶生活市场,并获得茶产业各界关注及得奖肯定。

 

对於品质与食用安全的锱铢计较,严格控管,体现在作品上,是同心杯几十种自然釉药试验与调配;是烧水壶高温烧煮十二小时後的水必须要送往政府单位检测,确保安全无虞。

 

与此同时,林荣国积极地建立与茶艺界的联系,在茶艺前辈詹勋华丶张文华等人的欣赏及引荐下,开始与茶器市场建立更深入的关系,并打开品牌知名度。「茶壶不必只有宜兴壶」的想法亦逐渐萌芽。

 

同心杯
「用设计,改善生活」的最好典范。忙碌的上班族,需要的是随手一杯好茶。同心杯,则是让人轻松独享茶香的好器物。

思索器物创新的时代意义。同心杯斜置沥水的内胆设计,周详的考虑到置茶量。原创於1985 年。

易泡壶

易泡壶是为繁忙当代所设计的简便茶器具组。

易泡壶套有海草环,可隔热不烫手,是简化後的泡茶器具。

烧水壶
观察与在乎,就是创作的开始。烧水壶依茶艺爱好者的需求,提升品茗情境体验而生。迄今,陶作坊烧水壶,几乎已是品茗茶席的象徵。

 

「如果看到非洲人不穿鞋,你还会卖鞋给非洲人吗?」

 

林荣国无疑是会回答:「当然会!」


在当时茶艺馆普遍使用塑料及不锈钢茶器的情况下,他看到陶制茶器的潜力市场。凭藉着对作品的自信,大胆将烧水壶赠予茶馆老板使用,甚至建议可以卖与客人,有效提升茶具的附加价值。

成功的策略建立了品牌的口碑,匠师与员工的增加,品牌迅速成长茁壮。当时,台湾知名茶艺馆有80%以上都使用陶作坊茶器具。

 

从三个人的陶艺工作室,到百馀人规模的陶作坊,林荣国

没有一天减少对於制作现场的关注。因为,林荣国知道,

是透过匠师们双手所创的好作品,才能维系丶支援着「陶作

坊」授信赖丶肯定的品牌形象。

俊彬,从事陶瓷工作,就像一碗「古早味鲁肉饭」,

令人热爱。

 

「有挫折才会有进步,有压力才会有动力」。职校毕业

後,就长期跟着创办人学艺,高度自我设限和坚毅力外,

自我充实的动机总是强烈散发出来。

冠宏,职业学校毕业後,就在陶作坊任职,从小工作室

一直到现在拥有大型厂房的陶瓷作坊,他还是稳健的从

事着手作技艺的深究与探讨。少话的个性转以行动和职场态度,面对公司快速成长和步调。

明崇,纯熟的动手丶低调又稳健的身手,跟着创办人从

工作室时期一路到现在,20 多年的资历在他身上绝对看

得出来。

 

台风淹水那年,跟老板一起投入厂办复健,以及赶着日

本订单的出货……,除了技艺的学习外,真实稳健的职

场观念,更是令人难忘的一个态度。

宗裕,家住台北社子岛,每天骑六十分钟的机车来汐止

上班,不管风雨,20 多年来始终如一。

 

从事喷釉和装窑,极需高度经验和细心态度。看着坯体

进窑前和出窑後,如想像般完美时,心中那份喜悦总能

洗涤一身疲惫。「那是大家花时间做出来的,有大团队

的影子,是有情感在里面」。

 

凡此种种皆奠定陶作坊作品风格如同创办人的个性:素雅朴实,低调内敛,实在简约,及「以艺术的情怀,专业的素养,实用的考量,创作每一件作品」的品牌理念。

 

这一念初衷,这一段创业时的故事,延续着陶作坊後来三十多年以陶造器,以器引茶的踏实笃定,所以能在台湾丶中国累积拥有近五十多家的直营门市,全球上百个经销据点。而林荣国始终是那个为陶,不辞艰难;爱土,不负初衷的陶艺家与创业者,要走到更远的地方,提出具有时代新意的茶生活提案,持续投入茶文化传承丶创新,创造属於当代的美好茶生活。